不愿负卿

arashi一生推!一生eighter!
A黄8黑团苏!

【仓安】当时风吹过

哇啊啊啊啊啊写的好棒啊!😭

大倉式架子鼓:

这是一个长篇,我没有按章节发,全部一次发出来了。


写了三四天吧,今天终于写完了。


我不知道故事算不算枯燥,反正自己还挺满意的。偶像和粉丝的梗有。


可能ooc,请小可爱们多包涵。




引子


摄像机的监视画面里,主持人横山交叠着双腿,话语温柔。


“安田君,你觉得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呢?”


一旁的沙发上,穿着灰色羊毛衫一直笑着的安田突然沉默下来,眼角闪过一丝疲惫。


影响最大的人,最爱的人,最恨的人,都是那一个人。




【一】


安田遇见大仓,是在04年。


他在打工的咖啡馆里捡到一张杰尼斯Jr握手会的门票。简直太幸运了!安田一直就听自家姐姐给自己安利杰尼斯,看见电视上那些唱唱跳跳的帅气爱豆多少也是有些羡慕的。特别是他知道自己姐姐在饭一个还未出道人气却已经很高的关西Jr,叫横山裕。


回到家中安田找出自己最正式的衣服,对着沾了水渍的镜子仔细打理头发。


从柜子里拿出自己买了却又不知道送给谁的礼品盒,出了门。


安田没有想到握手会的场馆会这么高级。


鞋子踩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发出响声。安田不禁缩了缩脖子。


大厅里的人非常多,大多数都是女性。安田不知道该往哪边走,四下望了望却招来一些人打量的目光。


几个看似女高中生的人径直朝安田走过来,问他是不是Jr。


安田受宠若惊,连忙摆摆手,转身离开了。


找到了保安,才问到了握手会在另一个厅,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结束了。而自己刚在所处的那个厅,是已经参加完握手会的粉丝们等着Jr出来的。


当安田推开那扇门时,里面的人已经不多了。


赶紧跟在队伍的后面,摸了摸自己怀中的礼品盒,长吁了一口气。还好赶上了。回家要给姐姐炫耀炫耀!


终于快到自己了。


杰尼斯Jr们坐在一排,有七八个。横山坐在最后一个。


第一个Jr歪着头打量着安田。有些惊喜又有些害羞。


安田看了眼他桌上的姓名牌——大仓忠义。


安田不太记得这个Jr,第一次仔细看他。很帅气,又带着点稚气。


他的眼神很温柔,一下让安田陷进去了。


安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将手中的礼品盒递给了大仓。


大仓既惊讶又激动,连忙起身来抱了抱安田。


抱抱男饭应该没什么吧!大仓这么想。还是今天为止第一个参加握手会的男饭。


安田一瞬间也愣住了,感觉全身一阵电流闪过。


直到和最后的横山握完手后,安田还觉得自己的血管在狠狠跳跃着。


那天,在握手会结束后的大仓,看见安田还冲他笑着点点头。


回到家,安田换衣服时,发现自己口袋里被塞了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,“非常感谢你!这是我的电话,有空可以打给我!”


安田握着纸条想了想,最终还是没忍心丢掉,把它夹在了书架上的一本书里面。




【二】


后来再次遇见,是“关8”出道以后了。


那天风和日丽,安田穿着薄薄的工作服,戴着一个大大的框架眼镜。站在咖啡店的门口,旁边的桌子上是各种各样的咖啡。


关8的车刚刚路过,横山却一眼看见了安田,转过头对着成员们说,“那是不是上次我们握手会的那个男饭?”


大仓本来在小憩,听到这句话突然一下惊醒了。


将自己身上的钱全部给了助理,“您能帮我把他卖的全部买过来吗?”


那天是安田自认的大吉日子,他的咖啡被全部买走,所以很早便下了班。


第二天,第三天,亦是如此。


一周后,安田还是乖乖地守在那里,等待着他的贵人。


有人来买咖啡,安田给顾客冲调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坐在一旁的顾客泛起嘀咕,“先生,好了没啊?”


一直修长的手按在了安田的桌子上,安田抬起头。白色羊毛衫,有些长的栗色斜刘海。“什么时候轮到我?”


他惊得差点烫到了手。先前的顾客似乎觉得大仓有些眼熟,“啊,这不是电视上的…”


大仓并没有理会那个顾客,只是耐心地等待着安田冲调着咖啡。


直到所有顾客都离开以后,安田才和大仓交谈起来。


安田这些天都在忙着学校的作业,零星时间还要打工,没怎么关注大仓他们的消息。


得知大仓出道了,安田并没有多少惊讶。笑着说祝贺你。


大仓发觉安田看见自己也不是特别激动,便问为什么。


安田笑着挠挠头,“都是男生,太激动了不就被当成那个了嘛?”


大仓笑笑没说什么。


两人聊了很久,还一起吃了晚餐。


晚餐后大仓交给安田一张票,说是出道首场演唱会,对安田说一定要来。


那天安田旷了考试。


在坐在京瓷巨蛋的观众席上,看着舞台上的他们,竟然流下眼泪来。


回到家安田像是疯了一样注册了FanClub的会员,又在网上查询“关8”和“大仓忠义”的所有资料。


过了不久,安田买了把吉他回来,开始自己写歌了。


安田惠看到了只是惊叹于自己弟弟的变化。


那张大仓给的纸条安田用一个相框装了起来,在床头放了一个星期。


一开始安田的母亲以为那是一个女生的电话号码。但得知是一个男生还是一个爱豆的时候,脸色就有点奇怪了。


又在那时偏偏接到了安田学校打来的电话。


和母亲起了争执,安田摔门而出。


夜里下起漂泊大雨。安田浑身湿透,却等不到一辆公交。给姐姐打电话,又总是占线。安田急得快哭了,鬼使神差下,拨了早已烂背于心的那个号码。


来到大仓的公寓,才发现,其实做爱豆真的也不容易。特别是没有什么名气的爱豆。


大仓的公寓不大,除了客厅就两间房,一间卧室一间盥洗室。


大仓让安田坐到沙发上,光着脚拿来吹风机给他吹头发。“不吹干会生病的。”


安田看着大仓也湿了一半的头发,有些口拙,“你的...也湿了…”


大仓笑了笑,“给你吹完我再吹。”


那一晚,安田和大仓躺在同一张床上。因为被子很小,两人便考得很近。近得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声。




【三】


出道三年了,大仓所在的组合似乎一直不温不火,粉丝也不算很多。走在路上做采访当然也有很多人不认识的状况。


但安田却一直坚信着他们会红的。毕竟他们比起杰尼斯其他组合真的辛苦太多了。


大仓和安田断断续续地联系。时不时在一起吃个饭聊聊天。


安田也大学毕业了,进了一家小小的音像公司,时不时也有机会看看还未发行的明星们的电影或是听听CD。


大仓告诉安田他们决定开47都道府全国巡演了。


安田听了心里实在是心疼。相当于一百多次演唱会。连续好几个月。


安田只要一有时间就去给他们应援,也跟着跑了好几个城市,听着已经唱烂了的歌曲。


关8成员们多少都认识他了。特别是村上,很喜欢安田。


有时成员们聚餐也会顺带提起安田。


大仓低着头吃肉,心里在偷笑。


他可是我的大Fan。


当安田惠一把扯掉安田大耳机时,安田是有些恼了的。


“Shota,不是我说你,你这几年真的太过分了!我们家虽然不算太穷,但你花费的所有钱在追星上已经相当于我们家五分之一的开销了!爸爸和妈妈都在努力工作,就是为了能让我们的生活过得更好。可你呢,一直在挥霍,你的青春,你的钱财!你是太投入了,拜托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好吗?”


安田惠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泪水,下一秒就要溢出来。


突然的话语把安田说得一愣,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有看了看安田惠已经隆起的肚子,再看看餐桌上已经凉了的菜。似大梦初醒。


强忍着三天没去关注大仓的消息,安田这才发现自己上瘾了一般。


安田发现了一个事实,自己对大仓,并不只是粉丝对偶像的那种喜爱。


想得到他,想占有他!


安田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。捂着脸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
大仓出现在安田工作的地方,是一个乌云布满的阴天。他偶尔经过便突发奇想进去看看。


公司的经理当然认出了大仓,和他寒暄了几句便自觉地指指最里面的小工作室,“安田君在里面。”


大仓朝那边走去不知怎么的就是有些紧张,他失笑,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然后推开了工作室的门。


不大的工作室只开了一盏白织灯,安田叼着一支笔,怀里抱着一把木制吉他。桌前零散着几张乐谱。他似乎遇到了瓶颈,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。


大仓无声无息走过去,突然握住了安田正要提笔的手。


安田吓了一跳,猛的转过身来。因为速度太快,差点撞到大仓的下巴。他的呼吸瞬间停住了。


两人离得太近了,近得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起伏。


“Okura…”


安田的声音有些发哑。


“你脸上有铅笔印。”


安田连忙后退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声,伸手一摸,果然有笔墨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印上去的。


再看看大仓,眼底竟然带着一丝戏虐。


安田伸手朝大仓胸口打了一拳,然后笑着跑开。


大仓捉到了他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朝安田的嘴唇吻去。


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。直到安田钻进他的怀里。


大仓伸手抱住了他。


安田的身上很暖,大仓抱着他,像是得到了整个世界。






【四】


关8终于小有名气了,临近新年,开始在五大巨蛋巡回演出。而此时距离出道,已经过了六年多了。


安田也进军了娱乐圈,名字开始出现在了屏幕上。有时会为一些偶像们作词作曲,或是编舞。


安田和大仓的关系一直藏得很好,甚至连经常和安田见面的成员们都没有发现。


这回安田是替关8作了一首歌,收录在CD中。名字叫做“Dye D”。是一首结合了西方宗教文化的歌。


B段歌曲过后,会有一段音乐,本来是安排让村上说段Rap的,可大仓极力否定了这一点,非要自己说一句“Dye D”。


安田拗不过他,只好答应。可没想到大仓会在演唱会上将这两个音节说得这么色气满满。安田藏在舞台下面,穿着员工制服拿着应援棒看着台上的大仓。眼睛莫名一酸。


演唱会结束了。雨水也淅淅沥沥下了一周。


大仓搬家了。搬到了一个更大更好的高级住宅区。


安田抱着膝盖坐在窗台上,看着窗外。


大仓的房间里摆放着很多飞机模型。安田觉得好玩,便拿下一架举着满屋子到处跑。


“很喜欢?”大仓洗完澡回到房间,拿起电吹风风头发。


安田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,“我没坐过飞机。”


“我带你去。”


一个星期后,护照签证机票所有统统搞定。


安田上飞机的那一刻还觉得自己是蒙的。大仓帮安田系上安全带,让他别紧张。


安田第一次出国。第一次到日本以外的地方去。


大仓带他去的地方叫巴尔的摩。属于美国东部马里兰州。


安田第一次见到建在水下的酒店。玻璃外全是蓝莹莹的海水,夜里打开灯,吸引了许多各种各样的鱼类。安田兴奋得像个孩子,追着鱼儿跑。


大仓觉得有趣,朝安田伸出手,“过来。”


安田听话地过去了,下一秒便被大仓举了起来,快碰到屋顶。


两人躺在海平面上的休息区。看着海鸥从头顶飞过。


喝了红酒的大仓有些醉了,便靠紧安田。耳边听到了安田的心跳声,“扑通,扑通”,跳得很快。


“Okura,”安田想使坏,便凑近大仓耳边说,“你好像太激动了哦。”


下一秒便感觉到自己唇被两片柔软的唇瓣包围。


“喜欢?“安田歪着头问。


大仓笑笑,却没做回答。


月色朦胧,海声呢喃。


两人紧紧靠在一起,谁也分不开。


回国后,大仓的工作越来越多了,经常一个星期都不回家。安田倒是把所有的一切料理得特别好。


直到有一天,抱着孩子的安田惠出现了大仓家门口。


那天大仓因为拍戏没有回来,安田一个人穿着居家服来开门。


安田惠连鞋也没换,直接冲进来开门见山,“Shota,你在这里过得很舒服,有没有想过妈躺在病床上?”


“诶?”安田瞪大了眼睛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
“两天前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为什么不接?妈病倒了,要做手术!我们都急得不行,就你一个人还在这里吃香喝辣!”


安田听了安田惠的话愣住了。两天前…那时自己的手机电池坏了,已经好几天没开机了。


安田惠看着安田的样子也不忍心再训斥他,”Shota,你醒醒!他早就已经有女朋友了!”


“你跟我回家吧。和...爱豆在一起,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。更何况他还是个男人。”


安田本想反驳,可最终还是闭上了嘴。


一路上安田都低着头沉默不语。


姐姐的话似乎像一把锋利的剑,把自己的心脏刺疼了。


打开平板查询大仓的消息,果然,网上出现了许多关于大仓和剧中女一号约会的传闻。


拍出的图片是如此清晰。




【五】


2012年。


安田守在母亲的病床前,看着全身插满管子的母亲,不禁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
“Shota…”安田夫人似乎是感觉到了在旁边的安田,努力睁开眼睛。安田连忙握住了母亲的手。


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…结婚啊…小惠说那孩子长得特别好看呢…”


安田转过头看安田惠,看见她的眼神,瞬间一切都明白了。


哽咽的声音,挤出一个笑容,“就快了!”


安田夫人听到这句话满意地闭上了眼睛。还是紧紧握着安田的手。


天渐渐黑了,他摸出手机,拨了大仓的电话。


“喂,Yasu?”


安田紧紧抓住手机,“Okura,周末你有时间吗?我想…”


“果咩Yasu。”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,“这个周末有通告,要是想去哪里逛逛你就自己去吧…”


大仓在电话那头喊了安田几次,安田才回过神来。在快要挂断电话的时候,安田仓促地问,“Okura,你是不是…有女朋友了?”


“你想多了。”


电话被挂断,只剩下阵阵忙音。


安田第一次去录影棚找大仓。几个保安百般阻挠,都没有拦住。


同团的几个人看到安田都愣住了。


安田冲上台,直接抓起大仓的手想把他拉出去。


大仓甩开安田的手,“你干什么!”


其他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就看见两人都是阴沉的脸。


“保安!”大仓朝保安挥了挥手,“把安田君带出去!”


当安田被保安拉走时,大仓连头也没有回。似乎是在一瞬间又恢复了综艺上的笑脸。


安田的激将法起了作用,大仓当天晚上回来了。


凌晨,满身酒气的大仓将安田扑倒在床上。滚烫的唇贴了上来。安田没有躲。这个吻是如此炙热,仿佛在火上烧灼。


“Okura…”安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眼泪会掉下来。他哆嗦着。


大仓一点一点吻干安田的泪,呢喃张口呼唤他。意乱情迷下,安田陡然听到那个名字并不属于他。一直悬着的那颗心,突然之间坠了下去。安田使出全身的劲用手抵在大仓的胸口,哽咽着重复着,“我是Yasu啊…我是Yasu啊…”


大仓的动作一滞,理智在一瞬间回来了。大仓扶住安田的肩,将他一点一点推远。


不知道大仓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。黑夜中,能够很清晰地看见大仓烟上的火光。


大仓和自己都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。不要几年就要30岁了。


安田第一次见到大仓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陷进去。


安田当然搬了出去。继续一边工作一边照顾母亲。


在生活中屏蔽了”关8“所有相关消息。


大仓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又和谁分手了安田再也没有去关心。


大仓也再也没有主动联系他。似乎他们从来没有认识过一般。


安田再也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或是女人在一起过,没有人能比得过大仓。从一开始,大仓就把他的一切全部捧到了安田面前。




【六】


“Okura!Okura!”丸山在大仓旁边已经拍了他三次了。


大仓回过神来,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。


“那么我想问问大仓君,”坐在另一边的主持人将话筒对准了大仓,“这次纯爱片的拍摄,大仓君有没有和女主演擦出一点点火花呢?”


“没有。”大仓的回答让现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一旁的女主演脸色更是不好了。


大仓转过身对着女主演说,“你是一个很棒的演员。我很欣赏你,也希望以后还能跟你一起合作。可是剧中的爱毕竟是演出来的,现在已经拍摄完了,我们就只是好友的关系了。以后也请多指教。”


回到乐屋,横山走到大仓身边,对大仓说,“他订了一张去美国的机票。”


“谁?”


“你知道我说的谁。”


大仓沉默了。随后苦笑了一下,“他竟然敢一个人坐飞机了。”


五年后。2017年。


安田作为Solo歌手出道了。




尾声


电视屏幕上,安田的采访还在继续着。


“安田君,有大多数人都知道你曾经是很有名的作曲家,当然也帮了我们许多。可现在为什么选择作为歌手出道呢?”


坐在沙发上的安田愣了一下,随后眯起眼睛笑了。


“为了追梦啊。”


“不记得在几年前我做了一个梦,我一个人坐在山顶看流星,在流行划过的那一刻,似乎整个夜空都亮了。醒来我就想着,那颗流星大概就是我想作为歌手的梦想吧。”


乐屋里,大仓从监视器里看着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小个子,嘴角不禁向上扬起。


他们都长大了。安田的目光很温柔,却很有力量。


大仓想起在13年前,自己悄悄塞进安田口袋里的小纸条。


那张纸条,早已随风。





评论

热度(62)

  1. 感覺自己被視姦了瑄酱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不愿负卿瑄酱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啊啊啊啊啊写的好棒啊!😭